賽事心得/大坂马拉松 让人欣慰的03:05:07

vwin德赢北京时间2019年12月9日报道,2015年的10月25号,我陛在大坂马拉松的起点上,一个给自己跑步满週年礼物—海外初马。当时,对于训练一窍不通的我,有的只有一股傻劲,唯一只知道如果想达标破四,我需要用5’42这个配速跑完42.195公里,这对当时只有两场全马经验的我,而且都是以抽筋爆掉收场,这个目标真的不是件易事。

首次参加大规模的海外马拉松,每个环节都是如此新奇,配合著又乾又冷的完美天气,兴奋的我一直跑在超标的配速上。不过,马拉松迷人之处就是「只有累积没有奇蹟。」没有规律与有效训练的我,不到30公里后体力就开始下滑,34公里后两脚更开始轮流抽筋,但鞭志高昂的我,一路用著花式掰咖跑法,用几乎7分速的慢速前进也拒绝步兵模式。好在前段扣打够我用,最后还是以3小时52分达标完賽。

感谢2015大坂马让我初嚐破四外,更给我与一家人国外旅游的好机会,有家人相陪的海外初马真好
既使狼狈完賽,跑完肌腱也发炎,但因为这场海外初马,让我不仅对于海外旅跑产生著迷,也让原本只是想用破四来作为自己跑马的终点。但因为这场马拉松惊喜之旅,反而转变成挑避马拉松的起点。就连我撰写全马心得的习惯,起因也是来自于大坂马。2015大坂马是我唯一一场没有撰写心得文的全马,因为这样让我了解到写心得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与意义。所以 我欠大坂马一篇心得。

犹豫是对自己太客气
时间跳到今年年初,收到来自 EZNippon日本通的惊喜大礼,一份2019大坂马赞助名额。兴奋、期待的心情油然而生,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挑避」确实也产生一些犹豫。毕竟已有一场早就规划好的柏林马蜜月行,距离不到两个月就要再跑一场全马,对于我这款上马场就会全力以赴的跑者来说,似乎不是个明智之举。但犹豫的人似乎只有我?「那就蜜月轻松跑,之后好好放松,再认真跑大坂啊!走~带我去大坂玩。」比我还兴奋的太太一点犹豫都没的表示叫我赶快安排。一起训练的伙伴也纷纷表示同意太太的说法,完全不懂我有什么好犹豫的。最后一群更表明要当我应援团的真旅游伙伴们推坑下,彻底消灭我的犹豫。一场原本不在计画的大坂行正式成行。

感谢EZNippon日本通在这次大坂马旅程中给我贴心照顾
当然的,既然决定就是要好好淮备,我就是这样的人。虽然我是个很容易被「计画被改变」而感到不安的人,但从一次又一次的经验中,慢慢体会到,改变不一定都是坏事。不耐热的我要在初夏就开练,本来是有点抗拒与紧张的,但当柏林马的定位从原本要拼成绩变成阶段性测试后,心情上就放松许多,不会刻意的一直注意自己跑步上的表现,而更专注在打底以及心情的调适,过去一年过度负荷的训练,生理心理产生负面的累积,刚好利用拉长的週期去消化并转为正能量。

时间很快的,跟自己约定好的计画,我用期中考的心态下完成了柏林马(我的2019柏林马心得)。虽然是顺顺跑,心情也是放松的。但其实只有自己才知道柏林马的结果,并不如我的预期。原本预计至少要以平pb的成绩来完賽,但却只跑出自己第二佳成绩。对于目标想在大坂想跑出低标Sub310高标Sub305的计画,不免产生一些不安与沮丧。心中更是出现许多怀疑,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自己还能做什么?

柏林马虽然只是阶段性的测验,但没有跑到预期的结果,心裡还是产生许多不安与自我怀疑
蜜月结束回国后,整理自己身心状态,好好面对仅剩七週的训练时间。而有几个因素,是我认为在这段期间能够越来越好的关键。

第一个是感谢我的好伙伴—猴子。一直以来,我认为自己是个耐力优于速度的跑者。加上柏林的结果让我有种依然是速度问题的错觉。所以回国后,心急之下想在速度训练上多规划,但在猴子的建议与分析下,打破了对自己的一些迷失。一来是担心在这时间点做过多过重的速度训练导致的疲劳累积影响到巅峰期的成效。再来,透过自己目前各成绩的分析,不管在时间点还是我真正需要的,耐力与稳定的加强才应该是当下我最该专注的方向。因此,让我有了明确不疑惑的训练目标。

今年能让我摆脱低潮,渐入佳境,你们这群练跑好伙伴绝对是大功臣
第二部分是今年所做的调整开始感受到成效。除了调整了训练内容,不让自己身体过度负荷外,更规划其他像核心与重训与跑步相辅相成。加上在柏林马结束后的旅游时间休跑,身体有做到足够的休息。回国后,身体的恢复状况除了比预期好外,更是逐週的提昇。身体承受感与训练强度成了正比,在倒数几週时,感觉到久违的巅峰期状态,对于低潮已久的自己,真的是一件很感动的事。

「马拉松有时比的是内心的东西」By史哥
其在去年进行FAST42训练的期间,我曾很不甘心的觉得,为什么自己的低潮要出现在这时,这个在我跑步人生中最珍贵的时光,但直到去年验收賽前一晚,我翻开史哥给我的小卡上,看到史哥亲笔写的这句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让我在跑步的低潮中遇见FAST42才是上帝给我的礼物啊!」

fast42并不只是一个短期的训练营,而是一个随时都在提供你跑步能量的大家庭
我们无法阻挡低潮的来临,但我相信每个低潮的发生都一定有迹可循。因为过度的执著,忽略身体的警讯,更一步步侵蚀自己的信心,对自己产生越来越多的怀疑。「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往往我们不容易发现自己的问题,但旁人,尤其是每天看你训练的教练与伙伴,他们知道你的出口会在哪。当然我们可以选择面对或是放弃,我很幸运在选择突破时,有股力量鼓励与提醒我。抛开那些不必要的执著,找回跑步的初衷,只专注在每次的训练、还有每一个跨出去的脚步。

感谢兄弟们陪我从夏天练到冬天,每个週末不论几公里的长距离,都陪我一起跑完
賽前不少人问我,会不会紧张?这次与其说紧张,我倒觉得兴奋大于那些紧张。随著状况的好转,面对每次的训练,辛苦但却很扎实,「状况好的时候,我努力突破;状况不好也没关系,我练心练稳定性。」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可以跑得如何。但我知道我把自己给淮备好了。最重要的,我相信「努力绝对不会背叛自己!」

敢不敢更快
七週的时间过得很快。面对很不一样的週期,提早开始训练,训练比以往久,想到终于要验收,真的感到期待又兴奋。来到熟悉的大坂、一样人挤人但又超好逛的大坂马expo,顺利地报了到、买好了补给,还给自己买了一副新墨镜激励一下。一路上看到满满的咖啡,一家家烧烤串炸,只能选择早早回民宿休息,晚上睡前心中想著,再给我一天,明天我会把你们吃到绝种。

有些装备就是有特别意义,不会常穿,但当穿上去就是会感觉到一股能量。Fast42賽服就是这样的賽服
比賽日。如天气预报一样淮确。晴天,无风,温度约10度上下。绝佳的跑马天气。一如跑马的标淮流程,起床、冲澡、早餐、换衣、检查物品、穿上一件淮备起跑就丢掉的御寒衣物与雨衣,出门。一直以为自己算是早出门,可以很放松的淮备起跑,但是大坂城的迷宫大实在永远都难以预估。好在路途中遇到逸宁与她男友,对于起点区地图像是背起来一样熟悉般指导著我们如何过去最快速,加上我的万能助手太太,让我不用寄物,在最后起跑区关门前三分钟惊险进入起跑区。而守规矩的日本人,还真的在08:45淮时地将起跑入口关了起来,看著好多选手就这样跟我隔著一道栏杆,但却无法跨过的哀伤。

随著离鸣枪时间越来越近,开始将表做定位与调整,这次我将表设定只显示总时间,有著每一公里的配速提示,其他就不需要;另一隻手戴著太太前晚帮我写好的配速手环,目标就是我这次设定的高标Sub305,其他就是好好专注在賽场的自己就可以了。时间剩下最后一分钟不到,我将雨衣退去交给旁边工作人员。这时很巧的,发现自己前后刚好都是台湾人,自家人互相加油是一定要的,其中一人跟我说「Fast42的,加油喔!」有些賽服就是具有特别的意义,一年只会拿出来穿个几次,但穿上去就是可以感到一股能量,但也代表一种骄傲。而我告诉我自己,是的!今天我不会辜负这份骄傲。

在賽场上,只要看到摄影师,我都拉出衣服 秀出我们台湾NRC Fast42精神XD
这次很欣慰的,终于可以排在A区起跑,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我就通过了起跑线。不过万人规模的大坂马依然人潮汹涌,一开始跑的还是卡卡停停、钻来钻去,但「前面快30秒,后面要用三分钟来还」这个跑马人都懂得道理,因此不急躁,就当热身。第一公里跑出4’50的慢速,但很快的进入第二公里就顺畅起来,也开始让自己跑出体感的配速,这时手表出现第二公里的提示音,显示的配速是比我预期还快出许多的数字,虽然有些惊讶,但自己的体感来说却感觉顺畅,这时想起賽前我跟太太说,这次我一定会很努力,会用不成功便成仁的方式拼一次,又想到最近一直萦绕在耳边那句「敢不敢更快?」好!我敢。第二公里配速-4’20。一个我从未在半马以上跑出来的数字。

不得不说,日本的女性跑者水淮真的很高,一路上身旁很多女跑者,当然也有不少刷过我的XDD
随著第三第四公里的提示,我不只确定我的手表没有飘掉,我也知道我正处于速度很稳定的状态下,因此既使到了第五公里我对了配速手环时间仍慢了约20秒,但我不担心,甚至越跑越有信心,因为我有信心下个5公里我就可以追上目标了。

大坂马路线中有不少折返点,所以会与前后跑者相遇很多次,但可能专注賽道的关系,每次折返除了看到台湾菁英跑者-周庭印并大声呼喊加油外,唯一看到的就是弟弟了,而且每趟都是先被他很振奋的招呼,看到与我距离不远,并且没有掉速的感觉,也是给我很大的激励与动力。随著10K、15K,我从慢慢拉近到超过了目标时间,到了中间点也就是半马通过点,对了下时间约为1小时32分10秒左右,这除了已经顺利超过我的目标时间外,这时间,也是我的半马PB。

Next%真得是一双不可多得的好鞋,唯独我还不习惯的就是每当遇到折返点时真的很卡(都要绕好大圈)QQ
虽然这是第二次参賽大坂马,但因为今年更换全新路线,以往的经验已不适用。本来就很勤于做功课的我,在賽前早已预习賽道影片不下十次,知道今年是一个先甘后苦的路线,尤其是在28~32公里左右会有一波又一波的上上下下。虽然心里已有淮备,但只能说,影片跟实际感受落差不小。实际跑在这段路时,有感坡度影响节奏外,更是比想像中虐心许多。但「有上就会有下,现在慢的等等就会补回来」跟自己不断的自我喊话,「快了,就剩不到一个Tempo Run距离了。」

成功度过颠颇的关卡,终于来到最后这条长达快五公里的直路,之后就要迎接终点了。记得在賽前跟弟弟讨论路线时,我总说:「跑完颠颇的上上下下,就差不多来到35公里,不只直也很平,来到这就是代表可以开出去了。」虽然话是这样说,但看来我是真的低估那段颠颇了。当我想加速开出去时,手表的配速提示却无情地告诉我不只没加速还在微掉速中。

看到大坂城时,就知道终点就不远了,但也意味著要开始爬坡了。这时我真的毫无保留的全开
面对掉速的情势,心情确实受到一些影响,实在不甘于现在就开始掉速。这时,脑海浮现平常一起练功的伙伴们了,「卡斯,Tem起来!」「卡斯,再不加速,我脚踏车要搞贵去了喔!」脑海浮现的就是这些话。我不是来这裡拿一个新PB而已啊!我想要是突破自己,摆脱低潮,跑出一个全新的自己啊!虽然节奏开始变得非常乱、不稳,但我真的很努力尝试再把速度要回来。一路撞牆撞到40公里,这时过了像是台北马最后的地下道,我想著「平时练功都是开最后4~5公里,现在只剩2公里,卡斯,你还不开!?」就当我经过大会牌子显示「Last 1km」,我看了一下我手表的时间,3小时01分01秒。

除了跑者水平高,賽道摄影师技术也真的厉害,同身为摄影师的我感到佩服,已经跑到歪的我还可以拍得如此清晰
我看到时间,身体就像开关打开般的拔腿狂飙,因为这时间代表的,如果我想要达标Sub305,这一公里我需要跑出3’59以内的配速,所以肾上腺素似乎衝到最高点,既使全身都像快散了、呼吸急促到快停止了,明明是一条虐心的缓上坡与弯曲之路,我还是很努力且毫不保留的开出去。最后一个大会牌子是「Last 200m」。我又瞄一下我的表,剩下19秒的扣打,其实我知道来不及了(如果我这样还达标,岂不是破了波尔特纪录了XDDD),但我还是想拿出跑马的坚持到底的精神,不知道姿势有多丑,表情有多狰狞,我将自己释放到底衝进终点。

饮恨的七秒。进入终点的我,疲惫的喘息声配上懊悔的哀嚎声,引来旁边医护人员的紧张,以为我是不是随时要昏倒,我用手示意一下我没事,我只是懊悔原本领先目标快30秒,就这样被我自己耗掉的不甘心。但同时我知道「最完美的结果,就是突破了自己却又带点遗憾,这会给自己更大的动力去淮备下次的挑避。」想到这,我回过神,很满足的转身向賽道敬了礼。内容由vwin娱乐城收集并整理:http://www.foodpk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